Back From 上海

从上海回来了。

这样悠然的镇江,淡灰色的天空,不时滴落的小雨。突然间,如此美好起来。

上海啊,看着xx不动产门口710万166平方米淡水湾的房价,我就开始盘算我那个小地铺可以买到多少万。每天都在算自己用了多少钱的日子就是那么的疲惫。然后,就一个劲的羡慕,镇江怎么这么不争气呢?

可是上海就是上海,上海只有一个。全中国都只有一个上海。

镇江也只有一个吧…不是我的家乡,也是第二故乡。

这两个城市是不能比较的。

在上海站上车的时候,人潮涌动,笨重的行李几乎是全程在电梯上下,从不用肩扛手提。一回到镇江,明明都是新火车站,却是电梯全停…拎上拎下。才发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习惯上上海的全程自动。从对超市门口的自动门的惊讶,到习以为常地漠视电梯,再到回到镇江的小埋怨。不知怎么失落了。

  Read More.

再见

再见

他我望着他的背影,他迎着绿灯翻上了车身。自行车缓缓驶入灰白的马路,他蓦地挥手,灿烂的笑了一下:“再见,啊…”那个“啊”拖得长长的,尾音上扬,一点点玩世不恭的语气。

“再见,路上小心。”我说。

五,四,三,二,一.绿灯跳转至红灯。

那个身影消失在路口。

 

我呆呆站在那里,在想一些寂地说的话—-我们一生要说多少次这样的“再见”?生离死别的“再见”,各自踏上征途不知何日才能相见的“再见”,还有这种也许明天就能再次相见的“再见”。 Read More.

陵园

夏季最热的一天

蝉鸣

 三百年前 三十年前 三年前

 死去的烈士 沉默

 而我坐在园陵中

 右边

 二十厘米

 忘记了二百米外台阶上的纪念碑

 死去的烈士 沉默

 燥热的气流

 跃动的日光

 点燃头顶一万片绿叶

 心脏在热浪滚滚中死去 静默

 右边

 二十厘米

 那个肩头 我想倒下的墓地

 就这么死去

 无限美好

我只想死去 此刻 立即

 闭眼 在暖风中欲睡

光线明朗

 沉醉 欲睡

 轻轻的向右侧摆去

 沉重的头部

 目的地:右侧 二十厘米

 正午刚过

没有影子 无声无息

 靠近

 我想要死去的墓地

 在那里倒下

Read More.

浅吟,低唱

“我依然爱你,通过其他人,其他爱情。”

看到这一句时,有一种小小的碎裂感从心房传来。这是一篇小说,是讲述的GL爱情,文末,留下的仅是这样一句令人愁肠百结的结局。

我想到了许多的碎片,那些生活的画面,突然觉得,悲伤的如同这一句最后的宣言一样,都是同一类—-浅吟、低唱。

我想起站在街口等人,看着人潮涌动,一拨,一拨,冲刷过去,却依然等不到等待的人。然后,天一点点暗下去,心就被人潮扑湿了,一点点冰冷起来。

我想起很多认识的人变成我不再认识的人。依然是见面点头,开开玩笑,却也依旧是找不到曾经的感觉。举手投足间透露出的假客套、生离,硬生生地逼出我的忧伤。于是就忆起了那些烂熟于心的恶俗桥段:你还是你,我还是我,而我们,已不再是我们。

我想起了我是怎样满心期待的站在一个又一个起点前,而又是怎样等待着,等待着,再继续等待着,最后,等来的竟是这样一个结局,支离破碎,期待不再。

Read More.

《许我向你看》读后感

有时候吧,总在想自己这样做对不对。然后动摇,不想再坚持,因为大家都说不对,我还在支撑。最后,我所知坚持的一切也背弃我,我就这样想,我是不是真的错了?

无法再坚持。

最近看了一部小说,最后,男女主角在一起了。我是先看的结尾,知道了这个结局我才敢看,我讨厌悲剧。我以为在一起就是幸福的结局。可是,看完了两千七百多页,我才知道,我错了。这是一个悲剧。正义仍然没有声张,男主角和他那贪污的父亲断绝了关系,失去了检察官的职务,女主角早已被扫出家门,就连女主领养了11年的故人的孩子也因为医学水平的有限,手术失败而死。男女主角失去了一切,在一起,没有钱,没有未来,仅仅是此刻拥有彼此而已。

我在想,这有意义吗?巨大的悲剧,没有前程的在一起。 Read More.

一年

一年的南风把一年的月光酿成美酒。 一年的一年的南风把一年的月光酿成美酒。 一年的芳草染绿了一年的马蹄声。 ————题记

一年之前,我们以茶代酒,把盏言欢。就这样,说好了,分别,然后,闯江湖。 站在春风拂面的路口,我说:“放心吧,我永远不会忘了······”你却止住我,郑重的说:“放在心里吧,有些诺言就像愿望,说了,就不灵了。” 你只有四个字的临别赠言:“江湖险恶。” 我不看武侠,也懂这四字赠言背后深重的情谊。

一年, 倏忽而过。 Read More.

1 63 64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