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寂

寂寂

雨势凌厉,雨水喧闹的如同他走的那一天一样。什么时候回来啊,什么时候……我喃喃的念着,这样殷切的顾盼窗外。于是,铺天盖地的雨水,就安静下来了。

那么寂寂。

回想那一天,一切都仿佛是无声的默片。他说:“我走了。”我似乎听不见,张了张口,最后竟是这样一句:“那,再见吧。”明明想要送完长亭送短亭,明明想要给一个紧紧地拥抱,明明想要……可是,那么大的雨中,我看他的背影远去。背景是那么大那么大的雨,砸在地上,那么凄惶,可是一切都是无声的。在楼上看人去楼空的教室,万物安好,唯余寂寂。

Read More.

再见

再见

他我望着他的背影,他迎着绿灯翻上了车身。自行车缓缓驶入灰白的马路,他蓦地挥手,灿烂的笑了一下:“再见,啊…”那个“啊”拖得长长的,尾音上扬,一点点玩世不恭的语气。

“再见,路上小心。”我说。

五,四,三,二,一.绿灯跳转至红灯。

那个身影消失在路口。

 

我呆呆站在那里,在想一些寂地说的话—-我们一生要说多少次这样的“再见”?生离死别的“再见”,各自踏上征途不知何日才能相见的“再见”,还有这种也许明天就能再次相见的“再见”。 Read More.

陵园

夏季最热的一天

蝉鸣

 三百年前 三十年前 三年前

 死去的烈士 沉默

 而我坐在园陵中

 右边

 二十厘米

 忘记了二百米外台阶上的纪念碑

 死去的烈士 沉默

 燥热的气流

 跃动的日光

 点燃头顶一万片绿叶

 心脏在热浪滚滚中死去 静默

 右边

 二十厘米

 那个肩头 我想倒下的墓地

 就这么死去

 无限美好

我只想死去 此刻 立即

 闭眼 在暖风中欲睡

光线明朗

 沉醉 欲睡

 轻轻的向右侧摆去

 沉重的头部

 目的地:右侧 二十厘米

 正午刚过

没有影子 无声无息

 靠近

 我想要死去的墓地

 在那里倒下

Read More.

浅吟,低唱

“我依然爱你,通过其他人,其他爱情。”

看到这一句时,有一种小小的碎裂感从心房传来。这是一篇小说,是讲述的GL爱情,文末,留下的仅是这样一句令人愁肠百结的结局。

我想到了许多的碎片,那些生活的画面,突然觉得,悲伤的如同这一句最后的宣言一样,都是同一类—-浅吟、低唱。

我想起站在街口等人,看着人潮涌动,一拨,一拨,冲刷过去,却依然等不到等待的人。然后,天一点点暗下去,心就被人潮扑湿了,一点点冰冷起来。

我想起很多认识的人变成我不再认识的人。依然是见面点头,开开玩笑,却也依旧是找不到曾经的感觉。举手投足间透露出的假客套、生离,硬生生地逼出我的忧伤。于是就忆起了那些烂熟于心的恶俗桥段:你还是你,我还是我,而我们,已不再是我们。

我想起了我是怎样满心期待的站在一个又一个起点前,而又是怎样等待着,等待着,再继续等待着,最后,等来的竟是这样一个结局,支离破碎,期待不再。

Read More.

《许我向你看》读后感

有时候吧,总在想自己这样做对不对。然后动摇,不想再坚持,因为大家都说不对,我还在支撑。最后,我所知坚持的一切也背弃我,我就这样想,我是不是真的错了?

无法再坚持。

最近看了一部小说,最后,男女主角在一起了。我是先看的结尾,知道了这个结局我才敢看,我讨厌悲剧。我以为在一起就是幸福的结局。可是,看完了两千七百多页,我才知道,我错了。这是一个悲剧。正义仍然没有声张,男主角和他那贪污的父亲断绝了关系,失去了检察官的职务,女主角早已被扫出家门,就连女主领养了11年的故人的孩子也因为医学水平的有限,手术失败而死。男女主角失去了一切,在一起,没有钱,没有未来,仅仅是此刻拥有彼此而已。

我在想,这有意义吗?巨大的悲剧,没有前程的在一起。 Read More.

一年

一年的南风把一年的月光酿成美酒。 一年的一年的南风把一年的月光酿成美酒。 一年的芳草染绿了一年的马蹄声。 ————题记

一年之前,我们以茶代酒,把盏言欢。就这样,说好了,分别,然后,闯江湖。 站在春风拂面的路口,我说:“放心吧,我永远不会忘了······”你却止住我,郑重的说:“放在心里吧,有些诺言就像愿望,说了,就不灵了。” 你只有四个字的临别赠言:“江湖险恶。” 我不看武侠,也懂这四字赠言背后深重的情谊。

一年, 倏忽而过。 Read More.

关于同性恋

最近和一位很好的朋友因为关于同性恋方面的问题而吵架了。因此,我想谈一谈这个问题。
韩寒曾经在他的书《十八禁》中提到:“同性恋,同不同性不重要,重要的是后面那个字。”这个字应当就是“恋”。而就我所看的大部分BL小说而言,都是以一种既不尊重的态度在写这种事情。甚至都是以一种猎奇的心态在写许多变态的东西。我为此深表遗憾。从某些意义上来说,我应当算是一个腐女,看同人文,写同人文。但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我又不是腐女,因为腐女是一种支持BL的人仅是不反感而已。我不反对,也不热烈支持,仅仅是随便看看而已。在这点上,甚至比那些腐女还要随便。我觉得如果不是因为真正的支持,去关注并声称自己是腐女,这是一种悲哀。猎奇和嘲弄的目光比反对的声音更能伤害同性恋的自尊。
我的一个朋友认为“‘性’,只要是一个健康的男人和一个健康的女人就可以从中得到欢愉。‘爱情’,不是。它不适用一颗心去碰撞另外一颗心,或是另外一颗心去碰撞这颗心就可以得到欢愉的,它需要两颗心的相互碰撞才可以得到欢愉。而‘婚姻’则是更高级的东西,它是两个人以及他们的家庭背景相互碰撞才可以得到。”我觉得讲得很有道理。 Read More.

1 51 52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