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镇江

说说上个星期吧,非常忙的一周吧。时常在想工作和学习之间的事情,我们所谓的平衡又是哪一种平衡呢?工作忙到很晚很晚又叫什么苦呢?其实不应该叫苦吧,都是自己选的,我想我们和学校其实是一种契约的关系吧。在志邦工作的时候就总是觉得坐在那里没有生意还不如看看书,学习学习有意义呢,现在反而想明白了,所谓上班其实就是把自己的时间卖给了老板。 Read More.

about《惩罚军服》

昨晚看了《惩罚军服》系列之七。感情受到了伤害,居然还是没有完结。风弄大人如果当时在我眼前,我是巴不得掐死她的。都不知道怎么说了,看着书,全身冰凉,然后又热了,就这样忽冷忽热了好几次,近乎因为看小说而感冒~囧死了

凌谦、凌涵,还有凌卫。说起这些名字的时候,我是带着笑意的呢,可是又仿佛说不出口……这叫我如何如启齿,本来就是3P加上乱伦的故事, Read More.

写篇文章小小庆功~~~

请允许我得瑟一下,实在是忍不住了。今天很happy地改好了字体,甚至又改了标签哦,粉红色的,虽然不是很喜欢粉红色,可是喜气洋洋的试验品就忍不住用了粉红色, Read More.

困苦不堪的情人节

今天是2.14,过得异常凄凉。

满满一天的课程,尤其是下午的大物实验注意事项讲解。。。反正我是快睡着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和Mr.X吵了一架。竟然哭了呢,只是因为他叫我“胖子”,明明知道他不是那个意思,可就是,生气了呢。 Read More.

关于《寒雨连江》

很少如此用心的看小说,小说的话,总是几个小时,翻一下,就恍若一场梦,做过了…看《寒雨连江》用了五六天,不疾不徐,缓缓地,每天只看一点点,总是不想那么快结束这场梦,甚至连结局也变得不那么重要。

我是这样喜欢书中的人,每一个,真的是每一个。每一个都自私、都善良,真实的让我想要一个一个拥抱。 Read More.

寒假书

在福建也有三个多月了,其中很多部分无非是和大多数刚刚上大学的同学一样相似的经历,但是自觉的有很多不一样的就是离家两千多公里的无所依托的感觉了。时常看地图,看到上海的时候就觉得离家很近了,是很近很近的意思。 Read More.

末日巡游

 因为一个比喻句,争执、失望、无奈、冷场,我们徘徊在夕阳末日下,影子落在我的面前,灰黑一片。

把这样一句话拿出来的时候,我是多么的满心欢喜。因为我也想说出这样动人的句子给你听,就像……我其实想说的是,我的欢喜,我对你的欢喜,也像伊丽莎白瓜一样。无关于这个比喻多么多么美丽,我只是想送给你。

可是我说不出口。

看你嘲笑“伊丽莎白瓜”,我微笑,只是解释“香瓜”;看你在末日阳光下面细细的读,我心里慢慢流溢着….看到后面你会多么惊喜啊;最后,最后….等来一句“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那么着急的辩解,你只是笑的更开心。

我说你不懂。

你真的不懂。

一点都不懂。 Read More.

和谐社会与禁发词

BL文应不应当受如此追捧???2009-02-18

作者:知夏

最近看到周围的同学们有很多人津津有味地看起了某种小说,仔细一问才知道,原来这种小说叫做——BL文先前我以为没什么,因为对于同性恋的问题我是持中立态度的,可是时间一久,同学们似乎越来越狂热 Read More.

政治QJ娱乐

最近在网上看到许多关于春晚的讨论,其中有一句小小的震慑了我一下“反对政治QJ娱乐”,我反复琢磨了一下,这里面偏偏有了那么些讽刺的味道,是双方面的讽刺。

有不少网友评价金鱼的魔术“惨无人道”,我就有些莫名其妙,再惨无人道的事情我们都做过,怎么有敢于在这里戴一副面具为两条素不相识的金鱼“惺惺相惜”起来了?其一,金鱼是否吞了磁铁这只是网友主观臆测,假的成分比较多;其二,就算他们吞了磁铁,大家也说了,金鱼只有五六年可以活,同学们,五六年还少么?你家金鱼养到过五六年啊?!我相信没几天到你手里就死了吧?其三,金鱼即使是当场就死了,关你何事啊?不就是一条鱼么,你平时吃的猪啊、鱼啊,还少呀?不要给我装什么动物保护者,说什么鱼虽小事却大。你是脑残还是什么啊,有人真正关心鱼是怎么死的么?我看你还是比较关心工资卡的多。 Read More.

Back From 上海

从上海回来了。

这样悠然的镇江,淡灰色的天空,不时滴落的小雨。突然间,如此美好起来。

上海啊,看着xx不动产门口710万166平方米淡水湾的房价,我就开始盘算我那个小地铺可以买到多少万。每天都在算自己用了多少钱的日子就是那么的疲惫。然后,就一个劲的羡慕,镇江怎么这么不争气呢?

可是上海就是上海,上海只有一个。全中国都只有一个上海。

镇江也只有一个吧…不是我的家乡,也是第二故乡。

这两个城市是不能比较的。

在上海站上车的时候,人潮涌动,笨重的行李几乎是全程在电梯上下,从不用肩扛手提。一回到镇江,明明都是新火车站,却是电梯全停…拎上拎下。才发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习惯上上海的全程自动。从对超市门口的自动门的惊讶,到习以为常地漠视电梯,再到回到镇江的小埋怨。不知怎么失落了。

  Read More.

1 50 51 52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