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天宝伏妖录》by非天夜翔

书名:《天宝伏妖录》

作者:非天夜翔

评分:4+/5

标签:唐/神魔/BL

简介:孔雀收养的故人的孩子,带着一条鲤鱼妖下山历练,结识了一身正气官场不得志的人类。在长安,一路插科打诨收妖伏魔,兼顾调查自己的身世。

书评:

还没看完,先占个坑。佳作啊佳作!

本来不是非常喜欢非天夜翔,因为觉得他写书啰啰嗦嗦的。最近知道,对没错,就是他!他是个男的,还有爱人咯,我就震惊了,男生写耽美小说,可以的可以的。如果设定他是个男的,写出这些小说的话,就很难说“啰啰嗦嗦”了,因为男生写小说的通病就是这种剧情上交代过多……鉴于他是个男的,我甚至可以说他的作品写法兼具了女性的关于细节描写的细腻!

这本书非常nice,题材收妖除魔,我喜欢!背景唐代,我喜欢!用凤凰、孔雀、金翅大鹏那一段传说做故事梗概的小说不胜枚举,有点腻味,但是这本还好,不是那么纠结于此。人物设定上,受阳光健气,攻虽然抑郁不得志,但是为人正直,非常三观正确的CP。还有鲤鱼妖的设定非常出彩,主角是“庄”,鲤鱼妖就是“谐”,适时的吐槽和有趣的段子总能让人短暂地忘记情节带来的紧张。时不时蹦出一句“吓死妖”,让人一脸懵逼,然后就忍俊不禁,原来是“吓死人”。段子都很新,眼前一亮~而且语言短小紧凑,很有说相声那种噼里啪啦让人应接不暇的感觉,最后又猛然反应过来哈哈哈哈。

场面描写就不说了,语言功底可以的,神仙打架神仙打架~几场斗法写的都没话说,这算是基本功,我就不多夸啦~

具体看完了再回来补一些,现在看了三分之一。【未完待续】

 

分享几段:

“妖与人并无区别,只有善恶之分。”

这是半狼跟主角说的。啊,果然还是戳中我,就是喜欢这种全是胡说八道的小说,故事是假的,道理是真的。相比于有些写现实的小说,故事似乎背景都是真实世界,却写不出什么道理。

 

大家听菜名听得一头雾水,最后鲤鱼妖不耐烦,开口点了菜,在鸿俊背后嘴巴一张一合说:“乌雉鸡羹六盅,逡巡快炒一碟,葱醋鸡、霜橙秋葵并五丝菜卷,主食御黄王母饭六碗,甜雪一盘饭后上,骊山烧春来一斤。有鱼的菜别用鲤鱼。

“谁?!”小二瞬间脸色煞白,“谁在说话?!”

“腹语!”鸿俊马上说道。

“四个人吃六份?”小二不住瞥阿泰身边的空位置,一脸毛骨悚然。

“还有个没来呢。”鸿俊说,“上完菜不必过来了。”

鲤鱼刺多,谁吃呐。”小二自言自语道。

“你说什么?!”鲤鱼妖在鸿俊背后怒目圆睁,受到了侮辱。

小二:“???”

“没什么,你快去吧。”鸿俊赶紧打发那小二下去。

驱魔司一行人出去吃饭,互相推脱不肯点菜。鲤鱼以一条鱼的形态背在主角背后,看不下去点了菜。和小二这段互动实在有意思。

 

杨玉环又问:“那么鸿俊小郎君,我倒是有一事想请教。”

“你说。”鸿俊也不拘礼,大大咧咧,一手端着茶碗,一脚搁在李景珑膝盖上,把兴庆宫当成了自己家。

天地之间,有什么是长生不死的?”杨玉环问道。

听到这话时,李景珑不禁起了好奇心,把鸿俊一脚拍下来,侧头瞥了他一眼。

鸿俊意识到自己太没规矩了,忙坐端正,想了想,答道:“没有。”

“没有么?”杨玉环问。

“是的,没有。”鸿俊认真道,“硬要说有,只有你们头上的这天地。”

鸿俊以茶碗一让,示意杨玉环与李隆基抬头看殿外的秋夜漫天繁星,笑着解释道:“‘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只有不为了自己而生的,才能长生。而万物但‘求长生’,就已经是为自己了,所以但凡天地之间,永无长生不死之物。

这段….就很哲学了。大战一场以后,皇帝接见,杨玉环陪在左左右,问长生。得到的答案耐人寻味。

 

 

李亨等人频频点头,目中却终究现出迷茫,明显不大相信,一副“这是什么鬼”的表情,奈何李隆基信了这故事,也只好随他去了。

李隆基经这次之后,神情仿佛更委顿了些,听完后勉强精神一振,又说:“最后是一条鲤鱼,救了你们母妃。”

“鲤鱼。”李琰与李瑁还没从“你哄我玩呢”的想法中回复过来,便下意识点头,李瑁说:“鲤鱼是不错的。”

是条好鱼。”李亨听完前面那一大串,既是狐妖又是鳌鱼,一大堆怪物,现在已不知如何置评,只得点头附和道。

李隆基又问:“鱼呢?”

“赵子龙。”鸿俊侧头道,“叫你呢。”

鲤鱼妖便从案后冒出头来,嘴巴动了动,看了眼鸿俊摆在案上的和田玉珠,再看皇子们,刹那金花落内一片肃静。

这段笑的我大半夜哈哈哈哈。这是也是神魔大乱斗,除掉长安妖王的时候,皇帝李隆基是在场的,吓得不行。事后大家向诸位皇子解释,但是没人相信。

 

最先抵达骊山的,乃是那匹放空的青骢,李景珑第二,莫日根第三,裘永思第四,阿泰第五,鸿俊垫底。

众人:“……”

“我要当老大了吗?”鲤鱼妖一脸茫然,奇迹总是来得太快,简直让鱼措手不及

李景珑:“这不能算吧……马上又没人。”

“可是刚刚莫日根说的。”鸿俊道,“‘谁的马’先到骊山,又没说‘谁先到’骊山。”

鲤鱼妖骑在鸿俊背后,说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啊,快叫老大。”

李景珑:“这……老……老……”

李景珑对着一条鲤鱼妖叫老大,实在叫不出口,他日驱魔司若集体出动,想想一条鲤鱼带领大唐朝廷命官外加五名驱魔师南征北战……那场面简直令人崩溃。

众人得了宝马赏赐,但是鲤鱼不会骑马,就背在鸿俊背上。鲤鱼的马一马在家怪无聊的,提议一起带上。众人打赌谁的马先到谁是老大。最后就是…..hhh,鲤鱼妖的马先到了,因为是空马。

 

“你来晚了。”李景珑忽然说,“要是咱俩在三年前认识该多好。”

鸿俊说:“三年前我才十三岁呢。”

李景珑笑道:“也是,不过你还是救了我。”

“为什么?”鸿俊疑惑道。

李景珑一本正经地说:“若早点认识,我说不定就……”

鸿俊:“就什么?”

李景珑朝后靠了靠,打量鸿俊,这一刻他终于明白失去了什么,那是在时光长河之中被俗世所蹉跎掉的意气与温柔。

啊~最后一句好温柔,感觉被治愈了。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