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一银币一磅的恶魔》

书名:《一银币一磅的恶魔》

作者:星河蛋挞

评分:5/5

标签:教会/欧洲/神父x混血人类

简介:一个神父,回家路上遇到当街兜售混血恶魔的贩子,以一银币一磅的低廉价格买下了这个恶魔。刚开始,他把这个恶魔当成工具使用。但是渐渐地,这只恶魔身上流露出的非同寻常的近人的气息,让他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这根本不是恶魔,而是一个人类……

书评:

今年看到过的最好的短篇,猜中开头没猜中结尾。

真的相当喜欢这个小说了,在“详略得当”这件事情上做的太完美,讲故事的好手。

行文最引人瞩目的有两点,其一是第二人称小说,真的6。我看过的小说,第一人称能写好的都少之又少,一般来说第三人称上帝视角会容易交代一些。这书用了第二人称“你”代指神父,读者直坠主角内心世界。描写手法优雅如同一台摄影机,从神父角度单独记录,加上了很多心理描写之余又不放过观察上的描写,细腻又含蓄。中途只有一次,从雷米尔的角度切了镜头。真的是绝对令人惊艳的人称写法,沉浸式体验,太新奇了。

第二点是多支线结局。就像某些RPG游戏游戏,在重要关口,会出现AB选项。虽然没有游戏设计的那么复杂,大概只有四五处出现了分支,作者居然把两头分支都写了一下,BE也给出来。这真的很大胆了,虽然不说写的多详细,只是大概交代一下,却明确的告诉读者选错了就死翘翘啦,两个人就不能在一起啦。愈发让人体会到两个人在一起,每一步选择都很重要,是一同守护感情的珍贵结果而非什么天意指引——幸福结局就是要相爱的两人共同争取呀。

神父的心里独白很多,开头就让人觉得有些奇怪,感觉神父脑子有点不正常,再加上他能力的不同寻常…后面真相被揭开的时候,真的惊到了。雷米尔的身世倒是渐渐交代,算是明线,让读者有种:这故事的发展我都知道,老套路嘛 的错觉。神父身世是暗线,读者读了这么多内心独白,自以为懂神父,自己就是神父,虽然处处感到不自然,却猜不透到底是怎么回事,实在过瘾。

语言这方面,也很优秀,翻译腔到位。故事背景也是做足了功课,教廷内部的秘密、十字军东征、天堂和地狱的斗争,尽管只是幕布背景,却描绘的相当精美。最难能可贵的还是这四个字“详略得当”,作者始终记得自己是个写言情的,着眼两位主角,背景故事交代清楚又不过分着墨。

另外就是故事中两位主角感情线的逐步变化,非常引人入胜,令人揪心。最后当然是收获了真爱,明白了爱的含义。文中多处关于热恋中的人的心理描写令人拍案叫绝,谈过恋爱的人应该都能引起强烈的共鸣。当然还有关于爱的哲学上的讨论也很棒:雷米尔引导神父认识到什么是爱,正视人的私欲。


以下另附一些文中摘录:

你的生活充满了应该做与不应该做,心血来潮的“想做”珍贵如流星,你将之视作神的指引。当这念头出现,你会紧紧抓住,无论你是否清楚它为何出现,无论这么做有什么后果。

“我交过男朋友,不止一任。我跟他们交往,分手,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原因,不合适,就分手了。”雷米尔说,“我跟他们中的每一个都上过床,因为我……因为我的心和老二都想要。我自愿含过老二,我操过人也给操过,后者比较多,因为我喜欢。我自愿的。我要是爱上谁,我就想跟谁做爱。

雷米尔从未跟你说过他的感情经历,你从未察觉异常,因为你在这片领域上一片空白,你以为空白才是常态,毕竟雷米尔听上去这么忙,忙于求生,忙于战争,没时间经历成家不是很正常吗?你不知道爱情可以脱离结婚生子单独存在,你也不知道恋爱能挤身于艰难繁忙的生活中,与之并无冲突,如同瓦砾的缝隙间开出一朵花。

你还没学会在接吻的同时呼吸,缺氧让你晕眩,所有的声音远去,世界安静,管风琴在你脑中奏响。这就是问题所在,当你太过靠近雷米尔,他会让你产生一些可怕的错觉,比如除了你们之外的一切都不值得关心。你紧紧拥抱着他,一百九十多个小时后,你终于再一次汲取这温度。并不是狡辩,当你拥抱他,你心中的感动真的与性无关,那种感觉如同拥抱生命本身,你感谢天主让你拥有生命。

他坐在或趴在床上,对着浴室的门,在你出来时睁开双眼。他看着你,你说晚安,他说晚安,并且继续注视着你。你想到你投喂的过的一些不愿飞走的鸽子,你想起街边电话亭中一位给爱人打电话的女士,“再见,爱你,马上回来。再见!”她含笑道,却依旧拿着电话筒,“再见,亲爱的,再见!”她说。她就这样拿着话筒好几分钟,笑个不停,她没挂断,她的恋人也没有

“我爱你。”你说,“我爱你。”
你重复了一次,又一次,很多次,像要把一辈子的量都用完一样。你并不需要什么回复,就像刚学会一个单词便向母亲急急炫耀的孩子,你重复着它,从低低的呢喃到清晰响亮的宣布。你的心在狂跳,惊喜在你心中奔走回荡。瞧啊,你爱这个男人胜过爱那些你素未谋面的众生,你爱他,而他还在这里,你们安然无恙。
“好。”你听见雷米尔低语,“好的,好啊……”
你感到温暖,你感到宁静,狂喜与安心竟然没有冲突。那些藏在你心中、一直难以命名的东西,终于浮出水面,让你窥见一角,好似先天目盲之人窥见彩虹。你握着雷米尔的手,他在这里,你在这里,此外的一切都没有了意义。餐盘摔落到地上,当雷米尔吻你,这方天地便只剩下他,房间之外的一切,都不复存在了

你对他说教廷与圣子机制的存在抵抗了恶魔的入侵,哪怕有所牺牲,依旧代表着善良与正义。雷米尔则表示善恶正邪不是非此即彼的两个盒子,你不能把全世界的人都扔进其中一个。
“人是不能这么分的。”他叹气,“你觉得我是好人吗?”
你毫不犹豫地点头。
“我是有好的地方,我救了不少人,杀了不少害虫。”雷米尔挠了挠鼻子,好像自夸让他有点不自在,“但我也偷过抢过,为钱揍过跟我无冤无仇的人,杀过罪不至死的人,对他们来说我就是个混蛋恶棍。哪怕我救了十个人,在我去杀无辜的人的时候,我也是错的,你明白吗?”
“可你还是很好。”你说,“你特别好。”
“停止甜言蜜语和你的神圣狗狗眼,否则我要亲你了!”雷米尔警告道,“我的意思是,哪怕教廷对其他人来说纯洁得像只羔羊——顺带一提它完全不是——它这样把小孩子当东西养,把你……那它就还是很烂,对我来说烂透了,讨厌谁喜欢谁跟他们是好人坏人没关……唉去他妈的。”

雷米尔如此美丽,事到如今你已经可以下这样的定语。你发觉“美”不是一种外部标准,它是一种内在情感。那是爱。你爱他强健的躯体,爱他狰狞的利爪,爱他的断角与伤疤。你爱他英俊的面容,爱他的好心肠与坏脾气,你爱他闪光的灵魂。哪怕一千个人觉得他丑陋,哪怕一万个人觉得他邪恶,在你心中他依然完美无暇。

他越挣扎你下手越重,修士的鲜血飞溅在你的神父法袍上,落在你的脸颊上,你高举钢笔的模样活像邪神信徒。但这无关正邪,在这一刻,所有规则与阵营,所有对错与生死,全部回归了混沌的愤怒,驱动你的只是怒气,还有最单纯的爱与恨。

共有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