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琴课(18/5/5)

今天去上琴课,终于打印了铃木小提琴的第九册带过去,已经一个月了,我总是忘了打印,其实我是觉得老师太急了故意不带的。

我老师在匈牙利布达佩斯留学学琴五年。和我一样,拿的政府奖学金,不过我是日本政府的,她是匈牙利的。也很年轻,回日本不久。她的技术…我的评价可能没啥意义,我又不专业,但反正我觉得蛮好的。可是我觉得她作为老师,真的蛮急躁的,跳内容跳的厉害,各种“我觉得这些都没什么意思,下一册书呢?”。还不练音阶和练习曲,都不知道她这教法好不好,是不是太快了点。

今天进门,老师靠在钢琴上,很困惑的样子,问我:你喜欢严格的老师还是温柔的老师啊?

我心里警铃大作(你特么终于知道你自己太严格啦?),然而我面沉如水,依然带笑:都行呀,我觉得我都能接受呢

老师:一定要选呢?

我:嘛….还是温柔的喜欢鼓励人的老师吧

老师跟我开始诉苦,说你这么大了,我没那么严格也还好,但是好多小孩子管不住啊,只有严格点他们才肯好好练琴balabala

我在附和中陷入了沉思…原来对我还不算严格???

记得刚开始没多久,有首辛德勒的名单,最后有个G,蛮高的,总是按不准…她拉了一下G弦G,D弦G,还有E弦2指G,然后质问的语气:这都是G啊,加一个八度你听不出来么???我望着她,内心OS:真的听不出来啊,草。但是真的好羞愧,好烦好烦。我是那种…如果做不到就会自责的学生,压力很大。

老师真的很严格。

今天largo espressivo其实练得很熟了,第一遍还是蛮拘束的。她说让我更开放一点,拉了第二遍好多了。她说到了亚洲人内向的问题,小提琴是欧洲的乐器,要在表现情感上面更直接一点。其实我有时候还是蛮沉浸的,只是在别人面前会拘束,以及,拉到应该高兴的地方确实真的是高兴的,就怕表现得太激动,然后万一技巧上出现失误的话就会显得有点滑稽;拉到悲伤的地方确实是很悲伤的,但是…嘛,想到表情太悲伤会不会可笑啊…然后就并不敢太投入的样子。

总而言之进入第九册,是一首莫扎特的A major Concerto NO.5.单看谱面好像不难,老师演示了一下,好好听,星星眼,实际很难啊,啊哈哈。真的好听。

老师:恭喜你已经是¥##@*&了

我:啥玩意儿?

老师:进阶者。这曲子是进阶水平的了。

我(干笑),还没开始呢,大帽子一扣。一年就进阶了,小时候四年都还在入门,你不要骗我读书少。但是面对她难得冒出来的鼓励性的话,我还是感觉舒了一口气,感觉又可以兴致勃勃了呢。我还是喜欢拉琴的,感觉可以暂时逃避现(ke)实(yan)。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