卒業パーティー

image
图为白天毕业式回来的Candy,坐在电脑前面多少有点违和,23333。也许博士毕业我也会这样弄吧。这身租借一天4W多日元。

昨天晚上毕业酒会。吃的有点迟。一般来说,我只参加一次会。所以,我喝了很多,五六杯梅酒是有的,具体几杯记不得。以为自己一次会结束能溜走,然后失败了,被老板抓去喝了二次会。

image

梅酒差评,兑水太多。

一次会吃了一些东西,挑一点点评下。
image前菜这个蒸蛋还不错,有放柚子皮,很清香,柠檬汁,一点鸡肉。

image这个锅还行吧,主要是锅底还可以,就是量不够。

image鸭肉,还行,一人一片太少啦。日本这边鸭肉还是很难得的东西….

image炸鸡脆骨,我超爱这个,好像很多店子都有,尤其是居酒屋的下酒菜。

image实验室挂名副教授送给毕业众人的礼物….诺贝尔奖牌巧克力= =

去喝了二次会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大概是喝多了,竟然迁怒了Kim和Candy,因为她们磨磨蹭蹭的…妨碍了我的逃跑= =其实非要参加二次会也不是不可以,三次会我也喝到过一次,只是…怎么说,计划之外吧,而且,一次会的时候实在喝多了,继续喝恐怕要晕,就有点生气。说话真的很难听….我有时候真的太刻薄了。

到家以后大概喝多了,有点奇怪?messenger给Kim发消息,各种道歉,还哭得厉害。虽然平时做事非常有决断,优柔竟然埋得这么深,出乎意料的在意别人的看法。经常陷入自我厌弃的悖论。我有时候看Candy觉得她有这种死循环,自己其实也是这样的。也不知道是这里的环境造就了这种性格,还是自己的问题,我难道本来就是这种人,然后被挖掘了?

但是本科的时候就…我就没有这样啊。

一次会吃饭中途去了一下洗手间,回来的时候。大家竟然哭的厉害,据说是Candy是去帝国理工嘛,要离开了,讲着讲着,助教就哭了,然后就是一片狼藉,大家都眼泪汪汪的。我回来一脸懵逼,不知道都在哭什么。

有时候感觉心实在冷硬的厉害,也不叫冷硬,就是有很多消极的想法。比如朋友根本不算什么,会逐渐消失,父母可能也要先自己而去,然后子女,长大了总要离开,到头来陪伴自己的也只是少年的夫妻,老来的伴。认同这种说法本身就很可怕。

总而言之,希望以后不要再有这种思考的机会。一思考就觉得自己特别阴暗,还是什么都不想会高兴点。

共有 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