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的巷子

psu

今天中午开会,就走神了,想起来一些小时候的事情。但是好多想不起来了。

小时候住在镇江市城西,一间门面房,对面是第十六中学,背后是宝盖山,左边是宝盖路小学。因为选择了较远一些的小学“宝塔巷中心小学”,必须每天穿街过巷走一些路。上学的同伴也是附近巷子里面的居民。那时候的巷子就像迷宫一样。

为什么想这些事情呢,因为昨晚做梦梦到在巷子里面迷路了。最后从一个弄堂穿出去,墙间距好小,好不容易卡出来了。这大概源于小时候记得一条近道,就是从某个人家的院子里面穿过去,可以直接到巷子背面。总是趁着他家没什么人,直接穿,若是有人就要被数落“死小孩”什么的。

那个时候确实熟悉所有的地形,甚至夸下海口——打巷战都没问题。有很多看似死胡同的地方,却在山重水复间,一转身就撞上条宽阔巷子。好朋友家散落在巷子间,好朋友的亲戚,一堆乱七八糟也在这些巷子里。“上xx家里玩”往往就意味着一路走过去能碰到他家叔叔家、姨娘家、爷爷家、外婆家….一大堆。

A家里有枇杷树,可以摘枇杷;B家里做糖葫芦的,可以偷糖吃;C家院子里放了一只鹅在养…还有些巷子,回家时候多绕两步就可以多玩几家人家门口的猫….

这些巷子往往很窄,雨天只够撑一柄伞,两侧是深灰的砖墙。有些砖上还烧了花纹,菱形的、梅花的,单单是横竖条纹的也有,不仔细看的时候根本注意不到。有些砖缝之间还生了草,像是一些蕨类。房顶上生的则是不同的,叫做“瓦花”。

从什么时候呢,大概是小学上到一半的时候,山巷及其周围被推平了,就好像迷宫中间,生硬推出了一条宽阔的马路,再也连缀不起来了。推平了也只是推平了,砖瓦就倒在地上,也没搬走,也没有新的建筑,那样的状况维持了很久。我小时候还是会打架的,打的不算多,我们学校主要是和附近的“穆园小学”(清真学校)的人有冲突。有几次在砖瓦废墟上互丢砖头…想想还是蛮危险,那时候还小,不懂事吧,还满地都是武器。

也是差不多的时候,长江路建好了。那时候要求赞美长江路为“珍珠项链”,还要写作文。我写了一篇,是典型。做典型的小朋友,要举着过去长江路泥泞的照片和现在的长江路照片,念自己的文章。

现在想来,恍如隔世。很蠢。

有几次回过城西,推倒的地方还是废墟,仍然没有收拾。反倒是西津渡那一片,老房子全拆了,用新的灰砖造了一座“旧城”。也很蠢。

不知道小学同学怎么样。很多同学家里境况不是很好,还有的早早结了婚,听说而已。毕竟以前一起聊猫逗狗的,竟然就这样都完全没有联系了。大西路、伯先公园、宝盖路、宝塔路围起来的四边形,可能有两百多个巷子吧(小学统计过)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没有多少改变,就连最轰轰烈烈的拆迁计划,也只是做了“拆”个开头。

夜深忽梦少年事。

共有 19 条评论

  1. 西津渡虽然很“蠢”,但是造得很好看。特别是英国领事馆那里,红枫如血。
    话说上次去镇江,一天走完了金山、焦山、北固山、西津渡和梦溪园。
    乾隆有评定金、焦之作,认为半斤八两,我以为焦山美得多。不用说焦山碑林,康乾行宫……

  2. 老乡新年好呀,粗略看了你的一些文章,简直以为是世上的另一个我呀~

    同在海外,还有这么多相似的兴趣爱好,能发现你这方小天地好高兴呀~

      1. 尴尬了,我就是个纯路人,还没有自己的站点呢。不过看你的站建的很好看,请问你有写过什么建站的教程不?想去拜读学习一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