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日本同学聊古诗词

今天中午吃过饭回来,路过佐佐木的时候,我觉得很困,就叹了一口气,佐佐木问我怎么了,我说好困啊,春天了。

他回我:“春眠”么?

日语,我没听懂,他就在电脑上敲了春眠两个字,回车,并且开始读“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我震惊了,盯着电脑上上的五言绝句懵逼了。我问:你怎么知道这首诗的?

他说:这在日本人人都知道,非常有名的汉诗。

我说:这不叫汉诗,叫唐诗。唐诗和宋词,你知道么?

当然是不知道,他们不按照年代分,所有的中国诗歌都叫做“汉诗”。当即又吟诗一首“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我又惊了,这你特么也知道???exm?

——那你知道李白么?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o⊙),可以了可以了,你什么时候学的这些汉诗?

——初中和高中的时候。

——《将进酒》知道么?李白叫诗仙,杜甫诗诗圣知道么?

——不知道。

然后我说日本好像也有俳句和和歌那种东西,我知道芭蕉,你能说说最有名的俳句么?

——古池や  蛙飛びこむ 水の音

——这句我听过。那你最喜欢什么俳句呢?

——やれ打つな 蝿(はへ)が手をすり 足をする

——这句我也知道,江苏高考考过相关的阅读理解

——天哪,你居然知道这个俳句,并不是最有名的

顿时,化学实验室里洋溢着浓烈的文学氛围,我教他用中文念诗,他教我日语念俳句。我们还就日本五七五的形式,和中国五言七言的关系讨论了。以及和歌与中国的词之间的关系。他在念和歌的时候,我想到了《虫师》这部动漫开头苍老的声音,念的东西就很像和歌。令我惊讶的是,他也非常喜欢虫师,而且从没看过动画,只看过漫画…..

蓦然发现我们两个国家对对方的了解都超过了我们自己的想象。

我又想起那篇阅读理解:朱光潜写的《谈静》,里面引用了俳句“やれ打つな 蝿(はへ)が手をすり 足をする 不要打哪,苍蝇在搓他的手搓他的脚呢”,当时阅读理解说是这是一种静美。我也觉得这句俳句,很有意思,但是我一直没搞懂想表达什么。于是我就问佐佐木,助教也加入进来讨论,我们经过艰难的翻译和肢体语言表演之后,我特么发现中国的理解完全错了。

日本人在请求别人的时候,往往会双手合十,高举头顶,来回搓,弯腰低头,一边说着“拜托你啦,拜托了”。这句俳句,就是诗人准备打苍蝇的时候,发现苍蝇在搓手,看起来就像人请求别人一样说着“求你啦,不要杀我呀,不要杀我”,所以诗人有感而发:不要打啦,苍蝇在求你放他一条生路呢!

维基百科,日文版里面也说了,小林一茶的俳句,具有“滑稽、讽刺、慈爱”三者结合的特色。

so?

虽然两国对对方古诗词的了解程度都超过了双方的想象,但是误解也很多呀。不只是古诗词,想想新闻媒体的报道,方方面面均是如此呢。

 

PS:我们打苍蝇,是出于对它的世俗认知,认为它是害虫,传播疾病,并且吵闹喧嚣,让人厌烦,然而这样认知是功利的观念,如果我们跳出世俗,用审美的眼光,以沉寂而空灵的心境,竟然可以发现别样的美丽:苍蝇在那里时而抬起头悠然地搓搓他的手,时而又撅起屁股悠然地搓搓他的脚,简直就是顽皮可爱的小精灵,那境界是那么富有生机,那么宁静优美。这里没有害虫、益虫之分,万物平等,心境悠然,达到了“以我观物,物皆着我之色”的审美境界。

——汪鉴利 高考题解析

狗屎一样的高考阅读题解析

共有 1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