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生活杂谈

生活杂感

一年

一年的南风把一年的月光酿成美酒。 一年的一年的南风把一年的月光酿成美酒。 一年的芳草染绿了一年的马蹄声。 ————题记

一年之前,我们以茶代酒,把盏言欢。就这样,说好了,分别,然后,闯江湖。 站在春风拂面的路口,我说:“放心吧,我永远不会忘了······”你却止住我,郑重的说:“放在心里吧,有些诺言就像愿望,说了,就不灵了。” 你只有四个字的临别赠言:“江湖险恶。” 我不看武侠,也懂这四字赠言背后深重的情谊。

一年, 倏忽而过。 Read More.

1 17 18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