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中午吃过饭不想回实验室,就和Ked在校园里转了转。偶遇一株很小的梅花,却拍了很久。她很兴奋,还让我给她拍照,再用line发给她。

Ked是泰国人,有很长的名字,所以我们都喊她的昵称“Ked”。很高,很瘦,但是也很黑。非常标准的小女生,喜欢做手工,喜欢粉红色。

我们遇到了山茶。这里有很多盛放的山茶,一年四季。她问我这叫什么花,我说我只知道它的中文名字,翻译成英语是“Tea flower”。她问我:“那能长茶么?”我说我不知道。“那日语呢?礼子上次也说不知道。”我就随手查了一下“日语叫’つばき’(椿)”。她很喜欢花,一直在路上找花。

Ked跟我说了很多,她说她男朋友叫他“小熊”,为什么是熊呢,又balabala。最后我学会了熊的泰语,发音和“米”一样。

其实在认识Ked之前,我对泰国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我觉得其实大部分人对于任何一个除了中国以外的国家都是一无所知的,并且抱有偏见。最近我发现泰国菜挺好吃的,然后泰国的文字也很有意思。我之前也认识了一个物理系的越南女生Fueng,我觉得她很有趣,特别白,而且人也很大胆,爱算钱,买东西很机智。我们一起去泡过温泉。

其实都是普通人而已。

 

另外一个就是,昨天去听硕二毕业答辩,我出门了又折回去拿笔记本和笔。

以前我总觉得其实在大学没学什么。因为这个习惯,我想起了本科学院的书记。作为新生的时候,第一次开会,他给了所有人下马威“你们为什么不带纸笔?”,第二次,谁没带谁出去不要听,只要开会,他都会来查谁不带。久而久之,所有人一开会听报告都会带纸笔。现在觉得还挺好的。

 

 

共有 1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